Featured Video Play Icon

天堂與地獄的見證

作者:朴永文長老

突然間我聽到一個巨大且宏亮的聲音再次進入我的耳朵:『你要信嗎?』這聲音正是我為了要殺岳家一家八口而要上首爾前40分鐘,在房間裡聽到的那聲音

是什麼叫一個正準備去殺八個人的流氓,七十分鐘之後,就完全變了個人呢?

在1985年我因為酒醉騎摩托車而出了車禍,被關在監牢裡一陣子,我才剛出來,我的太太就向我提出了離婚的要求,我因痛恨逼我離婚的太太及她娘家所有的人,就策劃了一個謀殺計畫──決定殺掉他們一家八口(連小孩在內)。

為了見我老母親最後一面,我去了趟光州,並預先買好了10點40分回首爾的火車票。

那是在1986年的4月3日的晚上,大約再40分鐘後就要搭回首爾的火車了,就在那時,我聽到一個從沒聽過的、極其宏亮的聲音說,『來人哪(注意)!來人哪(注意)!』,那聲音巨大且響亮,幾乎要震破我的耳膜。
因為感到太奇怪,我就跑出門外看個究竟,但什麼人都沒有。當我又回到了房間,把剛才打算要抽的香煙拿在手上,正拿起火柴要點火的瞬間,整個房間忽然亮了起來。在驚慌中我無意識地朝門的方向看過去,就在那時,我因所看到的景象,禁不住地大叫了起來。

我看到了鮮明的彩虹降下,在那彩虹的正上方有某種物體,仔細一看,原來是一位穿著白色衣服的人,因光實在太強,所以無法看清楚那人的面孔,但可以確定的是,他與我們有著相同的人的形像。

接下來,我看見在那穿白色衣服的人後面,跟著一輛四四方方的馬車。那馬車內有三個座位,中間的座位是空的,而兩旁的座位各坐著一位穿著白衣服的人。直到那時,我從來都不相信有超自然…,連一點可能性的想法與觀念都沒有。所以當時我的思想一片空白,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。可是有件事,是很清楚的,在我心中有個奇妙的感受,那就是原來一直如火燒般的恨意,竟完全消失不見了。

我把睡在一旁的母親叫醒,我母親卻完全看不到這奇妙的場面,只是責備我不要胡說八道,然後就又睡著了。

當我再次向馬車看過去的時候,我嚇得全身發抖,我看到『我自己』(與我一模一樣的人),竟坐在那馬車中間原本空著的座位上。我明明摸著我的身體確認過自己,但這就好像在照鏡子的感覺。

在我坐上馬車的同時,馬車就向前出發了。從這個時候開始,我親眼目睹了天堂與地獄。經過了發出金色光芒的道路,聞著世上無法聞到的花香,來到了一個地方,在那裏我看到很多像我一樣的人,並且是世界各國的人。

接著,在那群人當中,我清楚地看到了生前是信主耶穌,最後因生病而過世的舅舅,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患病的痕跡,他的模樣與我在小學3、4年級時所見過的那三十多歲,年輕力壯時的臉孔與體格一樣。我看到他的臉上散發出平安與喜樂的光芒,那是完全拋掉了世上所有的憂慮及重擔的模樣。

黃金馬車繼續往前進,在聽著隱隱約約傳來的音樂聲中,似乎不停地向前奔跑了好多天,到了一個地方,那裡有很多金光閃閃的房子。我旁邊的兩位天使,一直都沒跟我說話,也不回答我任何問題,但是到達這個地方時,忽然用很清楚的聲音告訴我說:『這裡就是天國』。

這些房子一排排地、很多很多,甚至看不到盡頭。在世上絕對看不到,這些散發著燦爛奪目金色光芒的房子,都有一個共同點,那就是好像剛剛蓋好,整理妥當、打掃乾淨,有誰要馬上搬進來似的,準備好一切在等待主人到來的樣子。

這地方不同於我舅舅所在的地方,這個地方連一個人影也沒有。針對這個現象我雖然提出了疑問,但並沒有得到任何回答。突然間馬車進入了如黑夜般漆黑的地方,只剩下那引導馬車前進者的光影,是身穿白衣的人,散發出如滿月般大小的光影,在一片漆黑中只有他光照的地方是亮的。而原先一直聽到的音樂聲此時也停住了。我心裡感到突如其來的恐懼,想著 『給我看了那麼多在世上無法看到的美好事物後,現在是打算要殺我了嗎?』。

過了一會兒,前面的光影照亮了一個人。我看到了六年前去世的父親,我父親生前是一位儒教學者,他的葬禮是在公立學校舉辦的,他常把家族宗親的事都攬過來處裡,就像是整個家族宗親的支柱。

生前我父親只要聽到耶穌的『耶』字就會暴跳如雷,大發雷霆。他過世前因生病全身通通都腫了起來,模樣十分淒慘,情況嚴重到要將棺材做成兩倍大才能放進遺體。此時我所看到的他,與過世前那悽慘的模樣完全相同,依然在受苦。

那裡有很多青藍色三角頭的毒蛇,數目多到連腳踝都被掩蓋了,那些毒蛇蠕動著,爬在我父親的全身上下,不停的咬、扯、撕及抓,將我父親弄的全身是血。我痛苦地又哭又喊,叫我的父親,但是我的父親完全聽不到我焦急的呼喊聲。

在第二個地方,我看到了數不清的人群在一個圓形的火爐上面,在那大到實在無法想像,如烤肉架的鐵板上面,人群為了躲避熊熊燃燒上來的火,一窩蜂的在跑來跑去。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烤肉的現場。在這裡我又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,就是生前只知道錢,總認為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大伯(爸爸的哥哥)。而大伯也是一樣無法聽到我呼叫的聲音。

在第三個光照到的地方,我看到了因車禍死亡的朋友,他全身被三隻看起來十分恐怖的蟒蛇纏繞著,因被纏得太緊,我朋友的臉都變成青色的了。這朋友曾與我一樣愛喝酒,最後也是因酒喪命的。

第四個光照到的地方是一個很深的沼澤,我看到有很多人掉進泥濘中,腰部以下全浸在爛泥裡。在那裡有一種不知名、小小又烏黑的禽獸,在這些人前後左右又打又咬又抓的,弄得每個人全身都是血。而這些人無法逃跑,只能將身體左右擺動來躲避禽獸的折磨,就在這數不清受痛苦折磨的人群當中,我認出了兩個認識的人,其中一位是我的親戚,另一位是我的同鄉。

當時我並不知道,後來才得知,事實上我這位親戚是上教會的,只不過他到教會只聽到了病得醫治的訊息,對於得救的確據完全不清楚,充其量只能說是在教會的門檻上來來往往而已,一條腿放進教會內而另一條腿放在世界當中,如此假裝出信主的摸樣,只是在消耗時間,虛度光陰。…。

我所見到的地獄,實在是一個無法想像的極其恐怖的地方。在那黑暗又悲慘的地方,我確實見到了我的父親、大伯、朋友、親戚以及同鄉,在看到他們時,我除了哭喊大叫外,什麼也不能做。

我原本非常確定地以為人在世上活著,最重要的就是現實,人若死了,肯定一切就都結束了! 我實在是大錯特錯!現在,我終於知道了事實真相!

看完地獄之後,馬車第一個停下來的地方叫做『審判台』。 在這裡我看到了一個叫做『回顧錄』的東西,是紀錄我出生以來,眼、口、手與腳甚至心所有犯下的種種罪行。

我在世上活著所犯下的罪,種類就足足有132種這麼多,而在各種類別之下又再有細項分列,所以全部的數目連數都數不清。我看到其中我因喝酒所犯的罪下方所列出的犯罪數目是最多的。

還有,我又發現了一個事實,那就是有兩項罪名是在世上不算為犯罪,但在這裡是被認定為有罪的。第一個就是不相信主耶穌,第二個就是謾罵與藐視、歧視以及批判信主耶穌的人,這都是罪。(因為,耶穌就是上帝來拯救世人,只有信耶穌才能除掉人的罪)

在這裡清清楚楚地記載著我過去所有犯罪的罪名、時間日期等,都有正確的記錄。其中包含沒有信耶穌上教會,這是當然,還有撕破詩歌本丟入火裡燒掉的事。辱罵及藐視對我傳福音的朋友,並對他們暴力相向,用腳踢對方甚至甩耳光等等…。

在這裡我問了一個始終讓我想不通的問題:『為什麼不是讓我哥哥,那種火熱信耶穌的人,看到這種地方;而是讓我這樣一個,一提到耶穌就感到噁心,並在世上犯盡一切罪惡的人看到呢?』,在我身旁的天使給了我答覆,他說『因為像你哥哥那種人不需要看到這種地方。而像你這種人必須親眼看見,才會相信真有天堂與地獄,也才能夠告訴世上的人』。是的!沒錯!像我哥哥那樣,眼未看見就信的人是更有福的!這是聖經上的話語!

接著馬車又出發前進了,突然,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之下,我聽到一個巨大、宏亮的聲音,進入我的耳中,『你要信嗎?』 ,這聲音正是我為了要殺岳家一家八口而要上首爾40分鐘前,在房間裡聽到的那聲音。

在這之前,我連一次也沒有呼喚過天父上帝,但這個時候,我卻自然而然地大聲喊著說『主阿!我相信!』。當時我就接待了主耶穌基督為我的救主。

然後,緊接著我又聽到了這樣的話:『當你回到世上,要告訴世上的人們,有天堂與地獄,不可加添或減少,只要照你所看到的見證出來。』 ,在最後要離開的時候,我又聽到了對我說話的聲音,那就是『…我們等著瞧吧!』 !

這樣,在感覺上明明是已過了很多很多日子的長途旅行,但在我(全身發抖著)突然驚醒時,竟然發現時間是當晚11點10分。也就是說這一切都是在不過70分鐘之間發生的事情。(可見,在那裡是沒有數字的概念,也沒有時間的概念。)

當我回過神來,發現我母親在房間角落,顫抖著以十分緊張的表情看著我。我媽媽說,我在超過一個小時當中,一直用沒人聽懂的話,不停地喃喃自語,並且無論她怎麼搖我,我也完全不醒人事。

我就將所看到的一切,照實詳細地告訴了我母親。本來像我父親一樣,只要聽到耶穌的『耶』字就會暴跳如雷的母親,聽到自己的丈夫悲慘的光景後,眼眶濕了…。

後來,我母親與我成了在主耶穌基督裡的同學,我們一起學習也一同受浸,並在同一天都成了執事。
從此,我的人生有了 180 度的改變,以前的我總是說:『相信我自己的拳頭』;現在,卻自然而然地從我的口裡不斷地說『要單單相信主耶穌!』。

到現在,我的耳朵旁邊,似乎還能聽見當時主最後對我說的那句話:『…我們等著瞧吧!』 ,也就是這句話,叫我能堅持地,走到今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