乩童的證言

本文摘自:馬階醫院 林烈生大夫講 朱印月 記

林烈生大夫為馬階醫院腦神經外科醫生,以他本身行醫多年的真實經歷,論述一位原本被邪靈找麻煩而無救的患者,靠著禱告…

乩童的證言

差不多三年前,在過舊曆年前一個半月的一個禮拜六晚上十點,我到加護病房會診一位患者,這是一位腦出血女性患者,四十歲左右,早上起床時突然昏倒,家人立刻送到醫院,檢查後,發現裡面有三、四十C.C.的瘀血。我看到這位患者時,認為可能是要開刀,所以請她家屬來,向他們解說。來的是她大兒子,差不多二十多歲,在我面前,一句話也不說,我就將病患的病情說明給他聽,告訴他有生命危險,如再惡化一定要開刀。

結果他一句話也沒說,我以為他是啞吧,但後來看他的眼神很濁,不像正常人的眼神。過去像這種人我也看過,我有一位同窗修練一種功﹝各位可能沒看過怪誕的書不知道﹞,叫盧勝彥的功,亦即要練到靈魂出殼,到最後,絕大多數的人都走火入魔。這個人眼神和他差不多,我想他是個啞吧就離開醫院回家了。到禮拜天晚上十點加護病房的護士通知我,說患者有變化並瞳孔放大了有生命危險,我趕緊跑去看,這患者若不開刀大概就有生命危險,於是又請她家屬來,依然是那大兒子來,同樣不說話,我就對他說:你媽媽病情惡化,若不開刀一定有生命危險,你考慮看看。我看他沒什麼表情,就對他說:讓你考慮一下,若是沒意見,我預備明天早上七點替她開刀。我就轉身走了。走不到五步遠,他從後面趕過來叫我:林大夫啊!請你等一下。我回頭說我以為你是啞吧呢!他說這種情形我都知道,媽媽沒救我們早就知道。我說:奇怪了!難道你未卜先知?又問他:你怎麼知道?他說:禮拜六早上媽媽倒下去時,他就去找了三位乩童,這三位乩童都和他說同樣的話:你媽媽三天內不會死,他問要那一天才會死,他們回說要到禮拜五。我聽了這話就回他一句:到禮拜五你媽就要進棺材了。他說:既然你這做醫生的說要開刀,那就較量一下吧!我同時間問他:你是否有練什麼功啊?他說:是啊!你怎麼知道?我在練邪門的功,即靈魂出殼,要和邪靈交通,練完可靈魂出殼並看到鬼,我問他:你看到鬼對你有什麼好處?他說:一點好處也沒有,所以現在嚇到了,閉關不敢再練了。但是他這人的身體已有點改變,不是常人,再下去可能精神分裂。

我又問他:你練功知不知道你媽媽怎麼會得這種病的?他說:他問過乩童;他早晚都有拜拜,天、地、正神都拜了,而媽媽還得這種病很不甘願。他問第三個乩童:為何媽媽會得這種病?第三個乩童回說你們家晾衣服時是否在客廳?他說:是啊!下雨天,我家又不大,當然在客廳。他說就是這樣所以你拜拜的東西土地公都吃不到,土地公很現實,縱使是上了香也不保護。大約一個月前,他媽媽有一次要出門時,一個邪靈正好蹲在門檻處,民間迷信的人說,土地公應該來把牠趕走,但是因吃不到祭物而沒保護她,沒理她,而他媽媽就這樣從邪靈頭上過去,而邪靈就有藉口可找麻煩,現在就是要找麻煩。他說完後我說我儘量試試看;當天晚上我睡不著,很不相信難道這樣一個邪靈就能把這條性命拿去?所以,第二天早上六點我就打電話給劉義男牧師,告訴他這情形,說我絕不信他母親無救,希望劉牧師能為患者祈禱。

劉牧師很熱心,沒吃飯就趕坐計程車到分院,我也將這情形告訴患者家屬,患者家屬也知道劉牧師要祈禱,請上帝出面保守患者,也就忘了拜拜的事.共二十多人圍在床邊和劉牧師低頭祈禱,祈禱後,我就照常給她動手術,手術後發現淤血在左邊腦裡面有差不多六十C.C..比原來多二十C.C.的淤血,這麼大的淤血開刀後的結果差不多右手、右腳都要癱瘓而且不能說話,有的更厲害的,開完刀後,腦還會再出血而死.

禮拜一開完後沒事,禮拜二去查病房時碰到那孩子,他對我說:林大夫!謝謝您啊!我媽媽有救了.我說:我給她開刀都不敢說她有救.後來他道出原委:原來昨晚第三個乩童(亦即他詢問為何他媽媽會得此病的那個乩童)到他家.我問他:是否你跟乩童說要開刀.他說:沒有,而且已開完刀,完全是聽天由命了(一般人要問乩童事都要將地址、生辰、年、月、日寫給乩童,所以乩童根據地址主動找上門),一進門就說:你媽媽有救了,真神出面去干涉(亦即上帝已出面干涉).

讚美上帝,這位患者差不多一個禮拜的時間就慢慢清醒了,到第三個禮拜手慢慢可以動了,一個月後,她就能走動了,在舊曆年前她已經可以走路回家了,雖然體力還很弱,上帝確確實實醫治了她!

這個實例,我們所高興的不只是這位患者得了醫治而已,最高興的是連那乩童(邪靈)都承認上帝是真神是宇宙間唯一的真神,這是他親口說出來的.相信各位比這位乩童更有智慧,上帝的存在是毫無疑問的.若還有疑問,我們能隨時拿更多的實例給各位作參考,願上帝祝福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