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的智慧折服了我

作者:張郁嵐

謹以本刊主編弟兄函徵本人得救見證,默念主恩深長,敢無以陳;惟恨多年瞎眼頑梗、迷信自己、崇拜科學,因之拒絕真道,以致嘗盡了人生苦味,虛度了半世光陰,樂將蒙恩經過。縷陳於次,以助同病:

一、反對聖經

十九歲前在中學讀書,對於任何宗教可謂一竅不通;雖然如此幼稚,我卻斷定一切宗教都是無稽之談、都是捏造、神話,不過用以欺騙下愚,補足法律的不及而已。自信像我這樣的一個知識分子,那能上它的當呢?無形之中,產生一種敵視宗教的心理。時同室有一位天主教徒,是我最好的朋友,他有一本皮面金邊「聖經」。四年之久,我卻未曾翻閱一次。我與他的本人雖是好友,可是對他所信的耶穌,好像水火不能相容。每次題到「耶穌」二字,莫不冷譏熱誚,橫加毀謗。時常在他跪下禱告的時候,站在他的面前,享受他的跪拜。

那時倘若有人問我,你既如此反對耶穌、詆毀聖經,你一定對於耶穌很有研究、很有認識:想必對於聖經一定讀過好多遍了!請問聖經分幾卷呢?「啟示錄」在頭一卷呢?還是「創世記」在頭一卷呢?若果如此問我,我必啞口無言,茫無以對,說起真是可笑,別的書籍總得自己讀過一遍兩遍,纔敢說好說歹,但是對於聖經,我們總是盲目批評。回頭一想,真是罪該萬死!

二、迷信科學

中學畢業之後,抱負很大,相信惟有科學能夠解決一切,認為國內大學徒然浪費光陰,不如逕赴外國從大學一年讀起,較為徹底。終至求得父母同意,渡海赴德學習化學。一九二三年夏季升入研究院,從事博士論文之研究工作。十二月二十三日那天晚上,正在燈下配合一種新的化學物體,不幸突然爆炸,雙目當即失明,兩眼之粘瞙角瞙,均被氯酸燒燬,被扶到醫院,眼科專家咸認無法醫愈。

我自受此打擊,萬念俱灰,感覺人生前途毫無盼望,欲圖自殺了此一生。我之崇拜科學,給了我甚麼呢?代價是雙目失明。科學雖未叫我失明;但是若無科學,我的眼睛決不會有此遭遇。就是那些雙目健全的科學家,他們從科學中又得著了甚麼呢?無非是苦悶與煩惱。帶進墳墓中的又是甚麼呢?不過是錯誤與空虛!他們總說科學是天天進步,是日新月異;我則以為是天天改錯,天天修正,你看科學書籍,版版不同,版版需要修正,第二版已證明第一版是錯了。

紀元一八O四年以前,科學家說分子是物質最小單位,此後便是原子纔是最小單位呢!一八九八年發現電子之後,方纔知道原子的裡面,還有各種花樣,好像太陽系一般呢!一九一九年原子分裂證實之後,他們最後知道一切物質乃是能量之結晶,一磅物質可以化為一百一十四億瓧小時之電力(每瓧小時等於一度電力)。從前用科學方法證明了物質是不能消滅的:就是說物質可以變來變去,但是它的總量不能增加,亦不能減少,更不能完全消滅的;並且以此定為定律。

但是自原子能發現之後,卻又證明物質是可以消滅的了,可以變為能力:變為光熱,從有重量之物質變為無重量之能了,換言之,就是並非不能消滅的了。三十年前離世之科學家,豈不是持定錯誤之物質不消滅的定律,進入他的墳墓嗎?隨著達爾文(Darwin)死去的科學家,豈不是仍舊堅信猴子是人類的祖宗麼?

三、急難思神

當我雙目失明,呻吟病床,名醫束手,金錢失效,學位權勢不能救我的時候,迫我對於人生之意念重行加以考慮。人究竟是從何處來的呢?死了究竟往何處去呢?人活看為甚麼呢?到底有沒有神呢?想到宇宙眾星之運行,均有一定之規律:既有規律,似乎應有一位大能者定規這個規律,管理這個規律纔是。

想到這裡,在無可奈何之中,乃試作一個禱告說:「宇宙的主阿!若是有神,神一定是無所不能的,你若叫我眼睛好了,便真有你,我一定信你,也必尊敬你。」此後一隻眼睛日漸轉好,四個禮拜出了醫院,再經兩次開刀,用嘴唇內之薄皮補人眼簾,眼皮也能上下活動了。此後之博士學位,就是用這一隻眼睛得著的。

四、刻變時翻

病愈之後,以前的慾望再度活躍起來,對於神之存在,又是半信半疑了。以為眼睛能好,是因德國醫學高明,不一定是神聽了禱告。此後十年,一切尚稱順利,可是嗜好日增,少有想到神的時候。在一九三三年,我的獨生小女忽然病故。我再次受了嚴重打擊。此時不去自省,反而怨神不該如此作法,似乎沒有神之存在。自念人生一切遭遇,不過機會與命運而已。於是轉信算命,專請一位算命先生來家教我排算八字,有時似乎算得很準,有時卻是胡說八道。

一九三七年,自京赴渝,路經長沙,腿部突生一個外症,紅腫燒熱,住院二週終不見愈。醫生定要開刀;我因怕痛,再次想起神來,決意偷偷出院,坐上人力車,即命車夫拉我到禮拜堂去。他問拉到那個禮拜堂呢?我說隨你拉罷!到了一個大禮拜堂,空無一人,空氣靜肅,頓生敬畏之心。便即脫帽站立,心裡暗暗說:「神阿!我對你的存在始終懷疑,請神不要見怪,你再准許我禱告一次,神若叫我外症不開刀就好了,那便證明我的眼睛,也真是神醫好的,我就一定受洗入教。」

可惜那個時候,沒有人領我認罪,接受耶穌為我救主;雖然如此,神還是聽了我的禱告。回到醫院之後,醫生妀用電療方法,一夜消去一半,再過兩天完全好了,體溫降為正常。照理不應再有疑惑了;可是敗壞的我,又以為是改用電療的關係,與神無干。

五、長期管教

次年冬季外症復發,又患惡性瘧疾,更加上高度神經衰弱。每次發作時,頭腦完全空白,心跳一百三四十次,呼吸急迫,氣悶窒息,生不如死。屢次禱告毫無功效;住院月餘,外症終不收口,神經衰弱時常發作。感謝神:祂知道我的性格是刻變時翻的、是頑梗不化的、是忘恩負義的,祂使這病延長兩年之久,迫我尋求真理。

六、追求真理

有一位未信主的同事勸我讀讀「聖經」,以解苦悶,我便買了「新舊約聖經」一本。這是我第一次讀經,不讀反好,越讀越糊塗了,越讀問題越多了。聖經是神啟示的麼?為何如此不通呢?人如何能是泥土造成的呢?「五經」是「摩西」杜撰的呢?雅各詭詐,以掃忠厚,神為何喜歡雅各,厭惡以掃呢?耶穌死了怎能復活呢?耶穌還在二千年前所流的血,如何能洗我現在的罪過呢?恐怕聖經是偽造的罷?轉而又想,若是偽的,為何中外歷代有學問的人,甚至大科學家也信耶穌呢?也許另有高見,是我未能明白的麼?於是邀請一位傳道人每天來家請教各項難題,問得傳道人啞口無言。面紅耳赤,辯論得青筋突露,言詞急躁;我是存心請解疑問,他卻以為故意辯難,不到四天,他便謝絕不來了。多方追求既然不能解決,要我盲從實又難以聽命。

一九四O年鄰居蔡老太太,介紹我到基督人聚會處聽道,聽了以後,頗感興趣,一部分的問題也得了解答;可是他們所講,皆以聖經為憑,我則根本懷疑聖經。說甚麼耶穌寶血贖罪阿!一信便得永生阿!說得雖好,若是聖經是偽的,那末他們所傳的,我們所信的,豈不皆是盲從落空麼?聖經是真的麼?它的來源如何呢?這是我迫切所要知道的!正在疑難之間,借到《古事今談》一冊,內容專門證明聖經是神所默示的,是用辯論的體裁寫的,一問一答,絲絲入扣,非常合理。蒙神藉這本書開了我的心眼,使我不獨確信聖經是神所默示,更能堅信有神,也能相信聖經所記之耶穌,皆是真實可靠的了。

七、罪不在我

想到聖經既是真的,天堂、地獄一定也是真有的了,那時心中便覺得有點害怕;但我一想,我雖有罪,可是不能要我負責阿!因為我是一出母腹就有罪性,這是天然如此;我既照看我的天性行事,如何又能刑罰我呢?不僅不該受罰,且該得獎纔對。神若判我應下地獄,我必與祂辯論一番。於是準備將這問題提出,請求解答。某次集會時,我先發出一個問題說:「假若有個木匠造了一把椅子,有人過來往上一坐,椅子立刻裂為數塊,請問怪椅子不好呢,怪坐的人不好呢,還是怪木匠作工不好呢?爭論許久,不能答覆。

有一位弟兄有些不大耐煩,立刻起來讀羅馬人書第九章21節:「窑匠難道沒有權柄,從一團泥裡拿一塊作成貴重的器皿。又拿一塊作成卑賤的器皿麼?」那時我便很不滿意的回答說:「神既造我為卑賤的器皿,當然我是污穢的。這是神定規如此;祂既定規要我如此,如何又能嫌我污穢,棄之罰之,叫我下地獄呢?」

八、蒙恩得救

那晚的辯論毫無結果而散:散會之後,有位較有學習的弟兄,約我次日再談一次。那天就是一九四一年正月二十四日,就是我蒙恩得救的那一天了。談話之初,他先作個禱告,室內空氣即變嚴肅;旋將約翰福音第三章16節:「神愛世人,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,叫一切信祂的,不至滅亡,反得永生。」讀了一遍,解明主耶穌如何替死贖罪之理。正講到流血救人的時候,我便覺得身上所有的罪惡皆歸到主耶穌身上,這罪再隨主的寶血流出去了,好像罪的重擔,從我身上一齊脫落。從頭頂直到腳跟忽然輕鬆起來。旋即問我:「你是否相信這個事實呢?」我既承認聖經是神的話,所以毫無疑問的相信這個事實,他便與我一同跪下禱告,認罪求赦。

起來之後,再讀約翰福音第五章24節:「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,那聽我話,又信差我來者的,就有永生,不至於定罪,是已經出死人生了。」再問:「你已經出死人生了麼?」我說:「神是如此說的!」三問兩間,心眼被神開啟,知道自己已有永生,不至滅亡,是已經出死人生了。於是內心充滿喜樂再次跪下謝恩。事後急忙回家,告訴內人。我自蒙恩之後,直到如今,七年有餘,對於我之得救,堅信不疑,一直過著平安喜樂的生活,一切嗜好自動脫落,感謝主恩不盡。切盼各位朋友早歸救主耶穌,阿們!

如果各位對於神之存在,還是不能確信,請你誠心誠意的作個禱告說:「神阿!我對於你的存在,總是不能相信;若果有你,求你給我啟示,叫我能夠信得來」態度誠懇,神必聽你禱告。如果你願意接受主耶穌作你救主,請你禱告說:「主耶穌阿!求你可憐我這個罪人,求你用你的血洗淨我一切的罪!」你便可以蒙恩得救!

「因為你將這些事,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,向嬰孩就顯出來。」(太十一:25)神喜歡人用赤子之心來親近祂,但是人偏愛用複雜的頭腦來尋才神,他們忘了「神的愚拙總比人智慧」。雖然因著神偉大的愛,他們還能蒙恩得救;可是日子究竟是拖長了,虧也是多喫了,所以切望讀者能謙卑承認人的智慧有限,用單純的信心來接受神的無限智慧,就是基督耶穌釘十字架的真理。」

本文摘自「福音見證集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