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造論與進化論

達爾文之進化論,主張一切動物均由低等進化為高等,甚至人類亦由猿人進化而成。自從此學說公佈後,博得各界贊同接受,甚至寫在教科書上,以致當時人們對神的信仰,大受動搖,對神造人之論,認為是一種神話。可是不到五十年,這個學說已站立不住。這裡願題幾點辯證:

  1. 古生物學中找不到猴變人之過程-若說人是猴子變的,或者照需蘭開司脫博士所說,『是一種並不強有力半直立的猿變的。』則應在骸骨化石中找到猴子變人的各期過程。但是事實告訴我們,骸骨化石中只有人與猴的遺骸,沒有似猿非猿,似人非人的骨或化石。
  2. 人血與猴子的血構造不同-人類之血,科學化驗證明,各色人種皆完全相同。但猴子的血卻與人的血完全不同。這證明人與猴子不屬一個血統。所以病人輸血不能使用猿猴之血,否則就要痙攣而死。白人與黑人仍是同一血統,並非黑人是由猴子進化而來,白人是由黑人進化而來。人能直立,並有長頭髮,猿猴卻無。
  3. 由生育原則來看-生物學上有個最高原則,即不同種的動物,雖然配合,卻不能生育。(馬與驢雖可混雜生出騾子,可是騾子不能再生育。)人與猴子不能配合生育,所以猴子與人不是同種。但是白人若與黑人配合,不但可以生出子女,且能生出聰明、健康的子女,各子女也能繼續生育。
  4. 任何生物不能互變-貓不能變狗,狗也不能變雞。千萬種的昆蟲、鳥獸、魚蝦,沒有一樣可以變成別樣的。每種生物各有其祖先,正如聖經所記:『神造萬物各從其類。』不但動物如是,植物亦然,桃不能變李,李不能變杏。英國不列顛大博物館專家以色列奇博士,曾說,『在這大博物館中沒有一樣東西可以證明生物族類是可以變化的!所謂「化石人」並不存在。』又說,『這個博物館中充滿了證明,說出那個見解是錯誤的憑據!』
  5. 後天改變不能遺傳-生物受環境影響,體形特徵可以改變,但是不能遺傳後代。惠詩曼博士曾用老鼠作過試驗,將每代鼠尾斬斷,連續斬了十九代,第二十代老鼠不只仍有尾巴,且與祖宗一樣的長。女子經過多代的纏足,生下的女孩決不因而變小。後天的習得性是絻對不能遺傳的,這是遺傳定律。所以猿永遠是猿,絕對不能因為環境改變,後代就變為人了。
  6. 由生物生存來看-生物進化之說若是存在的話,為甚麼現在動植物的生活,還與從前一樣,未見一點進步呢?鳥仍啣草作窩,生卵孵雛,蜜蜂還是採花釀蜜,海獺仍是築堤防水;只有人類科技日新月異,常有進步。猿猴能變成人,如此有進步能力的人,更能進化為特種人了。你能找出特種人來麼?最低能的野人與最聰明的猴子,二者之間有一道通不過的鴻溝。沒有一個科學家能找出,其中有何連接的橋樑。

人類不是進化,乃是退化了。按人類始祖亞當能管理天下各種飛鳥,地上各種走獸,甚至海中各種魚類,更能記其名而呼使之。僅只昆蟲一類,已有三十萬種名稱。你今天能叫出百種蟲名來麼?亞當之子孫中,有發明樂器、工具,建築高塔、大城、方舟的技能。可見洪水前的人類充滿智慧,大有技能。四書記載,文王身高十尺,湯高九尺,又說七尺鬚眉男子。今人身高少有六英呎者。(古人之尺為一肘,約合一尺五。)以年歲而論,古人多是活到八九百歲,今則少有八九十歲者。現在人類因著罪惡太多,不只身體越過越矮,壽數越活越短,體力越來越弱,道德一天比一天墮落,就是智慧,也是一天不如一天。德智體三育,全部墮落退化了!有人對於智慧退化一節,獨持反對,並且提出科學發明為證。這點似乎有理,但是細一研究,實則不然。所謂科學發明,不過是利用歷代古人心血結晶,自己加上一點,改變一點而已,全是建造在歷代千萬古人所建立之根基上,好像你在已建成之十層樓上再加一層,或者改變一點花樣,這十一層洋樓便算是你自己造成的一樣。所以不是今人更有智慧,乃是抄襲歷代古人發明,據為己有而已。這好比萬里接力賽跑,並非你能跑一萬里也。若把古人書籍、圖樣、儀器、與製成之樣品一概燒燬,請問你能作出飛機來麼?下一代的人類還能發明潛艇、原子彈麼?今人要與古人比智慧,須在不可抄襲之根基上來比。如在技巧、藝術、美術、審美、詩畫、音樂、文章上來比,你便發現今人的智慧,實在不如古人了!生物學家達生爵士說,『人類最早之遺跡告訴我們,人類最初時期,即是他的黃金時代。』人類不是猿猴進化來的!

幾件疑問的解釋,人由低等動物進化而來的學說,有幾點足以叫人受其迷惑:

  1. 地上各類生物生存之先後,無論在現存與化石之中,都有一定層次,似與進化論相符。
  2. 人體內有無關重要之器官,如盲腸、尾骨,似為動物進化成人時,遺贅下來的器官。
  3. 人類胚胎生長之過程,與人類進化論所想的過程,魚、兩棲、鳥、獸類相似。
  4. 他們找到了已過所發現的『爪哇人』與『北京人』頭骨,形狀似人,說是人類先祖之頭。

但這四點均不成立。

對於第一點:聖經已在數千年前告訴我們,神的創造過程是由低等動物至高等動物。先造水族魚類,次造空中鳥類,再造陸上走獸,最後纔造人。我們不能因生存前後次序相符,而說某一種是由另一種進化而來。一個木匠儘可先造一條板凳,次造一張椅子,再造一張桌子,人不能說桌子是板凳進化來的。這些不過是不同種類之單獨創造而已。

對於第二點:所謂人體遺贅下來的廢器官,如盲腸、尾骨等,現經醫學證明,實在沒有一樣是可以缺少的,不是生存上的必需,就是胚胎發育過程中所必需者,不過從前科學不發達,錯認為前人遺留之廢器官。

對於第三點:他們以為人類在胚胎之時,有似魚腮之發現,以為人類進化過程是由魚類而來之證明。胎中雖有一度時間,有似魚腮之形狀發現,但無魚腮之功用,成人之後變為牙床舌頭,並非是腮,實似咽喉。再者在胚胎過程中,一般皆是先有心臟,再後纔有血球。而進化論的假定程序,正與此相反,低等動物是先有血球,進化而有血管,再進而有心臟。這是不合事實的猜想。

對於第四點:爪哇人及北京人,並非有完全之骸骨,不過在不同處,甚至不同年代,找到幾塊零碎骨頭,東拼西湊,不足半邊頭骨,便說那是人類祖先猿人的骸骨。究竟找到之骸骨的每一塊,是否猿猴骨頭加上人的骨頭呢?還是別的絕種獸類的骨頭呢?還不一定。(他們曾有一次,找到一種絕種的野豬牙齒,當作原人的骸骨。)所謂爪哇人者,乃是由一位荷蘭醫生杜拔亞於一八九一年,在爪哇蘇羅河灘內發現,只有一枚頭蓋骨,三個牙齒,另有一個左大腿骨,離開頭骨二十碼處,也是拼上去的。是否屬於同一個人,不得而知。該地同時還有二十四種哺乳類之動物骸骨混雜存在。各科學家看法不同,有人斷說頭骨屬猿,腿骨屬人。一九三七年杜拔亞本人也說,頭蓋是一絕種猿,骰骨是野豬的。至今生物學者還是互不相信,弄不清楚,我們如何能以肯定的說人是猴子變的呢?

至於北京人的來源,據載是一九二○年在北京西山周家口之石灰洞中發現的。在許多哺乳類骨頭中,發現『人齒二枚』。經過研究之後,據稱是『人屬以外之種屬』,暫定名為『北京人』。七年後,又去發掘,又得同樣牙齒一個。經與黑猩猩及小孩牙齒比較,形狀不同,遂被認為是原人之齒,是『人科中之一新屬』。續有二次發掘,得到二塊頭蓋骨,一為妙齡女子,一為壯年男子者。這些東拼西湊並無實據之零碎骨塊,又在不同年、不同地發掘出來。生物學家自身還是懷疑不信,甚至站在反對地位批駁,我們怎能信以為真呢?

科學的騙局 一九一一年,一位英國律師兼業餘人類學者,名叫查理道森,在派爾當地方發現一付頭骨,被一些人類學家斷定為最初的『英國原人』,學名稱為『派爾當人』,認為是七十五萬年到九十五萬年間的人類頭骨。一九五三年被三個科學家證明這是假的,是由一付人的腦蓋,與一付猿的牙床連綴偽造而成的。

揭發騙局的是英國博物院奧克力博士,和牛津大學的韋納及克拉克兩位教授。他們根據:骨頭如果埋在地中年代久遠,骨上就要生出一層氟。『派爾當人』頭骨經過仔細分析,那種腦蓋在歐洲並不稀罕;那付牙床笑話更大,乃是一付近代猿的牙床,那隻猿只活到十歲。當年偽造者很技巧的塗上一層顏料冒充古董。

一件進化論無法解釋的事 就是北冰洋上的白熊,腳掌的裡面也長長毛。其他動物之腳掌部分絕無長毛之理,牠卻長滿又長又多的毛;為甚麼長毛呢?因為寄居冰上,奔跑在游冰之間,腳掌若無長毛,必至滑倒海中。這裡發生兩個問題:第一,誰能豫先知白熊將要寄居冰上,恐其滑跌水中,為牠腳掌裡面特別豫備長毛呢?第二,若說熊掌的毛是進化而來,這毛便是白熊自大陸轉居冰上,漸漸進化長成。那麼,請問當白熊始祖遷到冰上,毛還未長成前,豈不已經滑倒海中一個一個淹死了麼?似乎來不及長成長毛,就已滅種了麼?為何現在北冰洋上還有白熊呢?請問你對這問題,如何用進化論解答?除非承認是神用祂的大智大能,根據祂的豫定,使牠生成之外,你就無法回答。這正如聖經所說,『神造萬物各從其類。』不是由於環境的改變,自動轉變為另一類。

達爾文作了兩件工作:一,根據現實以及古代化石,將生物分類,自下等動物至高等動物,分為魚類、兩棲、爬蟲、哺乳、猿猴、人類。二,根據理想制定一種學說,而謂人是由這些動物依序進化而來。達氏的第一件工作,是有事實明證,且合科學。第二件工作,將各類動物中間穿了一條線,而謂人是由下等動物逐漸進化而來,卻無根據。按學說與定律大有分別,學說全憑理論,尚缺事實佐證。學說經過事實證明,方成定律。達氏猿猴變人之說,不過是學說而已。因他不知人從何而來,遂用頭腦想出猿人進化論,但窮其一生所找事實根據,還不能將其定為定理或定律。

近數十年,科學家發現了許多與進化論相反的證據。自從遺傳學發達之後,證實每種生物的生殖細胞,皆有其獨特的基因;這基因包含該生物之特性與本能。有時基因發生突變,使該生物之特性有了改變,但此類突變皆為劣變,並不能使生物進化。

達氏最後信神 達爾文因為要找一種動物介於人猿之間,用以證其學說,故在一八三一至一八三六年,乘獵犬號輪船,環遊世界,探尋此種動物。事後報告,所經地方以紐西蘭為最黑暗;該地人民無衣無鞋,樹上築巢居住,殺嬰獻祭、拜偶像、酗酒、淫亂等,惡習不勝枚舉。達氏申言這類民族,尚須進化二千年,纔能有現在人的文明。但繼基督福音傳入後,竟是迥然不同。人們竟能建屋居住、種田植樹,並且惡習大除。達氏到此不能不讚基督之大能!遂捐出一大筆錢,買許多聖經分送各處土人。他說,『我承認原始的生命始於造物的神,若沒有一個至極的原因,宇宙就不能存在。』(見達爾文自傳。)

霍浦夫人與達爾文先生一次晤談記要 她說:達氏晚年經常臥病在床,見他穿著紫色睡袍,床頭放些枕頭,支持身體;手中拿著聖經,手指不停的痙攣,憂戚滿面的說,『我過去是一個思想無結構的孩子,想不到我的思想竟如野火蔓延,獲得多人信仰,感到驚奇。』他歇了口氣,又談一些『神的聖潔』、『聖經的偉大』。又說,『在我別墅附近,大約住了三十個人,極需你去對他們講解聖經。明天下午我會聚集家僕、房客、鄰居在那兒。』他手指向窗外一座屋子,說,『你願否與他們交談?』我問他說,『說些甚麼問題?』他說,『基督耶穌,還有祂的救贖,這不是最好的話題麼?』當他講述這些話時,臉上充滿光彩。我更不能忘記,他那附帶的一句話:『假若你明天下午三點來的話,我會打開這扇窗子。同時你可知道,我在與你同唱讚美詩呢!』(譯自 The Shining Light 。)

人類有件特別東西 是超過一切動物的,就是理智的能力。沒有別的動物能從一數到十,或者明白十個數字的意義。獸類的本能只像一枝笛子所發的單個音符,雖然悅耳,可是有限。但是人類的頭腦卻能包括樂隊各種樂器發出的一切音符。美國的科學家曾對猿猴施以人類的教育,發現牠們只知多與少,不知三以上之數目。譬如給牠十隻蘋果,又取去九隻,牠即向你求討,因為知道少了。如果你給回三隻,牠就滿意了,雖然不足原數,也不追討,因覺多了。若想教牠知道十個數字,決不可能。但是生蕃雖是野人,經過教育之後,有的能進大學,並且知道拜神。如此可見猿猴與人相差太遠了。

萬有是靠神的智慧托著的 多年以前有一種仙人掌,被人移植在澳大利亞當作籬笆。因為該地碰不到能害牠的昆蟲,這種仙人掌便開始厲害的繁殖生長!到了一個地步,這植物佔有的地面,相當於英格蘭島那樣寬廣,而把居民從城市及村莊都擠了出來,毀壞了他們的田園。昆蟲學家欲謀抵禦之法,最後發現一種昆蟲,此蟲不食他物,專靠仙人掌為生,並且繁殖極快,在澳大利亞也遇不見任何勁敵,生物學家遂加利用。結果動物征服了植物,仙人掌的蔓延受了限制。

按昆蟲繁殖最快,原有昆蟲征服世界之說,但因牠們係用管子呼吸,管子不能照身體的比例長大,因而受到阻止。如果沒有這種生理上的限制,人類恐怕早就不能存在於世界了。為了這些奇妙的事實,你就沒有理由否認,有位全能者用祂奇妙的方法,促使各物互相抑制,成為均衡,因此萬有可以長久存在。

朋友!請你虛心研究一下,不要被世界上的小學蒙蔽,以致離神越遠。天父盼望你我的心歸向,正如慈母倚閭遙望遊子歸家一般。祂已等你好久了!